牛哥网 · 名人名言

【新原创】消失的难民施瓦茨的冲动

时间: 2017-06-01 21:16:57

原标题:【新原创】消失的难民---施瓦茨的冲动

消失的难民---施瓦茨的冲动

“我们的儿童节是错乱的。”施瓦茨一边擦着自己的那支瓦尔特P99手枪,一边说。

“为什么是错乱的呢?”林迈克问

“在咱们德国,有两个全国性的儿童节,一个是六月一日,一个9月29日。唉,我不说你也知道,在东西德没有统一之前,东德那边过的是六一,西德这边过的是九二零。那个意识形态当家的岁月,所有的一切都要和柏林墙那边弄得不一样才好。”施瓦茨说到这里,有些黯然。是啊,他自己就是这样一路走来。看着分裂后统一的德国虽然再一次向欧洲的所有国家展示了它的优秀和卓越,但眼下的德国,已经和自己理想中的德国太不一样了。

“让孩子们过两个儿童节不是更好吗?”林迈克觉得这样其实挺好玩的。最少,孩子们可以多享受一天属于自己的节日。

“除了这两个全国性的儿童节,在我们的德国,还有一个地方性的儿童节,那就是每年七月份的林道儿童节。”施瓦茨说到这个林道儿童节的时候,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光彩。

“哦,这个我倒是孤陋寡闻了。不过也挺好的,林道这个地方的孩子们可以有三个儿童节了。”林迈克哈哈一笑。

“哼,三个儿童节,就有两个是和我们德国有关系的,而这两个又全部是因为战争而引起的节日。对于我们德国来说,真的不算是什么好事儿。”施瓦茨脸上依旧阴沉。手里擦枪的布被攥得紧紧的。

“六一儿童节我知道,是因为德军在二战杀害儿童,所以特地设置了这样一个儿童节来纪念,九二零的儿童节是国际机构设立的儿童日。那么这个林道儿童节也是因为战争而设置的吗?”

“当然,那是为了纪念一场主战场在德国持续三十年残酷的全欧战争。唉,三百多年前的那场战争,给德国带来了无尽的灾难,可是却只留下这样一个尴尬的节日。”施瓦茨苦笑。

“你今天似乎想说的不是儿童节吧?”林迈克问道,这个施瓦茨,虽然办事缜密、细致,下手狠辣麻利,但在心情表露上,却一贯很是深沉,很少露出自己多愁善感的一面,但今天,他似乎就像是一个多愁善感的老人,无论是言语还是神色,都流露出一股难以掩饰的忧伤失望之情。

“林先生,我也不瞒你说,如今的德国正在走向堕落,当年的那个德国如今已经变得不成个样子了。我不知道,再过几十年,我们德国还能不能再承担领导欧洲的责任。而我更担心的是,整个欧洲也会就此沉沦下去,变成一个人间地狱。”

“哦,何来此言,怎么会这么严重呢?”林迈克不解。

“你没有看新闻吗?咱们德国这边,有个德国左翼的女党棍瑟琳·格伦被三个难民轮奸,可是这女人居然向难民道歉,声称自己被轮奸这件事给难民在德国的生活带来了困扰。这这这。。。。。。”施瓦茨想用粗话来表达自己对于这个女人的鄙视和愤慨,可是最终还是憋了回去,没有吐出脏话。

“哦,这不正是说明德国已经升华成最为普世和文明的国度了吗?你应该为此而自豪呀。”林迈克言语中带着一次嘲弄。施瓦茨被这份嘲弄弄得有些怒不可遏,挥起手里的瓦尔特,大喊道

“老子找机会去做了这个女人,这样的女人会让我们德国再也产生不了英雄,再也不配走在世界的前列。”

“其实,你们可以恢复一些东德当年的制度,特别是教育制度,如今整个欧洲,在教育上已经弄得无所适从了,个体的人性被无限放大,本来这是统治者忽悠老百姓的东西,是西方世界忽悠第三世界的东西,结果,现在整个欧洲却被自己忽悠瘸了。这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俗话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如今这块石头已经落下,并碰到了脚面,想要收住落下的石头已经不可能了,为今之计,只能赶快缩脚,避免更大的伤害。”

“制度?教育制度?对,着这么一个理儿,我们过分宣扬了个体的重要性,把个体的权力置于太高的位置,什么言论自由,什么人权至上啊,都他妈是鬼扯。这样年复一年的教育和理念上的灌输,已经把我们欧洲变成了一块软绵无骨的肥猪肉,不但美国这样的强势国家拿我们不当回事儿,就连中东北非这样的小国家也如苍蝇一样嗡嗡嗡的冲着这块将要腐败的肥肉飞来。而最重要的是,我们居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认为能够招来苍蝇正是我们的伟大之处,就像这个破女人,被轮奸到引以为豪。想当年。。。。。唉。这样下去,德国迟早完蛋,欧洲迟早完蛋。”

“那你的意思,干掉那个女人就可以了。”林迈克冷冷一笑。

“这。。。。我只是泄愤罢了,我也知道这种普世教育在欧洲已经根深蒂固,很难扭转了,唯有爆发一场革命,才会有根本性的改变。单靠我杀了那个女人,当然不行。”施瓦茨看看自己手里的枪,显示出一丝无奈的样子。

“这就是你们德国人的执拗之处,要么妥协如孙子,要么蛮横如莽夫。难道真的只有革命才会给欧洲带来希望?真要如此的话,欧洲岂不是又要经历一场血腥的战争?难道你们还想多一个儿童节?”

“这,,,,,”施瓦茨一时无语,在他的心里,最好是来一次痛痛快快的厮杀,把所有的非欧洲人全部干掉,把所有的资本集团全部收缴,在欧洲来一次风云激荡的血性清洗,唯有如此,腐烂的欧洲才有希望。也唯有如此,才可以重新树立一个欧洲模式,包括教育的理念和人性的恢复。但历史的经验告诉他,这似乎不大可能。

“其实,你们的默大妈已经在想办法了,而全体欧洲也都在想办法,欧洲的政治家们也在想摆脱当下这种尴尬的社会体制。只不过一切并不一定就是要用血腥的屠杀来达到。”

“哦,你说说看,我咋没有看出来呢?”施瓦茨很感兴趣

“首先,你看我们英国提前大选了,而意大利也正在谋求提前大选,准备和你们德国同步。那么在今年,就有荷兰,英国,德国,意大利,法国等几大重要国家全部举行大选。这是一种好兆头,说明了欧洲领导人正在谋求一种步伐一致的结构,以此来达到让欧洲的民意可以体现出整个欧洲的意志。这是一种变相的团结。今后,欧洲将会更加一致的发出声音。”林迈克顿了一顿,接着说

“其次,本次特朗普来欧洲访问,可以说是正式宣告和欧洲决裂。虽然目前还有北约捆绑,但这种纯军事上的捆绑会在欧洲安全部队的逐步完善后被渐渐淡化。通过近几天默大妈和特朗普的互怼我们可以知道,德国是绝不愿意把更多的钱投放到完全由美国人主导的北约防务上。建立自己的,属于欧洲的安全部队才是重点。而特朗普显然也不在乎,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已成定局。欧美之间,已经越来越远了。

第三就是,特朗普前脚刚走,印度的莫迪和中国的二掌柜先后来到德国,你已经可以看出,德国正在试图扛起振兴欧洲的大旗,希望通过德国的强大来给欧洲注入一个人工骨架,让欧洲的软骨病可以得到缓解。这一切,都不是通过战争手段来实行的。所以,你大可不必激动。”

“嗯,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我们德国自己现在都是这幅软不拉几的吊样,还谈什么给欧洲注入人工骨架?我们自己都没有骨架了。”施瓦茨一想到那个恶心的道歉女人,就不由得气馁。

“这样的人到处都有,你也别把她看做是普遍现象。就像中国,前不久不是也有一个女人跑到美国去说什么美国的空气特鲜甜,美国的言论特自由吗?这是一种特例。你们德国既不是左翼的天下,也不是右翼的天下,大部分都还是很正常的人,而中国,也是如此,寡廉鲜耻的特例总不会缺少。但一个民族的整体特性却绝不会因为这些特例而改变,我相信,你们德国的民族精神一定还在,现在,只是缺少一个能够引起它爆发的时机和人物罢了。”

“那好,我现在就去引爆它。”施瓦茨再一次挥动手里的枪。这一次似乎他要玩真的。

责任编辑:

热门新闻
推荐新闻
推荐图片